推广 热搜:

一只手抓着行李箱的杆子,心里在盘算如果真的是猛兽

   日期:2020-08-31     评论:0    
核心提示:兔砸!凌霄突然的大喊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我并没有看清,只听到一阵树枝折断的咔咔声,由近至远,然后在一棵双手环抱粗的老松
 

                 “兔砸!”凌霄突然的大喊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我并没有看清,只听到一阵树枝折断的咔咔声,由近至远,然后在一棵双手环抱粗的老松树后面停止了。

    凌霄轻轻松开我的手,蹑手蹑脚的向那个方向走去,我一把拉住她,小声说不要过去。这里可是深山老林,一旦是老虎什么的猛兽,我俩不就死定了!她摆摆手,从地上捡起一截树枝,横在胸前,慢慢的摸索向前。

    我原地站着,一只手抓着行李箱的杆子,心里在盘算如果真的是猛兽,我是抓起箱子砸过去?;ち柘?,还是丢下箱子和凌霄撒腿就跑。砸死猛兽的几率是多少,我成功逃跑的几率又是多少。

    我这边正在天人交战,就听的凌霄那边传来了“卧槽”的一句粗口。然后就听到她在那边小声嘀咕着什么,好像在和谁对话。我不禁好奇,试探的问道,“霄,你在和谁说话?”凌霄回过头来,无所谓的说着,“没啥,我在自言自语呢,这边啥也没有,奇怪,我明明看到有兔子。”说着就转过身来,向我走着。我好奇的张望过去,凌霄却已经挡住了我的视线。

    “可能是风吹树影呢,这里天黑了,看不清多正常。”

    凌霄回过头去又看了一眼那棵老松树,幽幽的说着,“是啊。”

    钻木取火并不如视频里看的那么容易,我和凌霄手都搓红了,也不见半点火星,只好狠狠心,把行李箱里的衣物全都拿了出来,铺了一地,盖了一身。虽说是七月盛夏,可是这大山沟沟里的夜,真真是冰冷的刺骨。我和凌霄只能抱在一起取暖。只一点比较好,竟然一只蚊子都没有。四周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霄,这里好奇怪”,我突然发现了异常,“为什么除了树叶声,没有别的声音?”

    “别的声音?我肚子饿的咕咕叫你没听到奥?”

    “去,别闹!我是说,虫子叫,这里没有虫子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免费A片在线网站大全,2020精品国产自在自线,巨波乳霸在线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