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

   日期:2020-08-31     评论:0    
核心提示:嗯...可能虫子们早就睡觉了呢!会嘛?接着,我们都沉默了,又隔了一小会,我听到凌霄在轻轻的唱着,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
    “嗯...可能虫子们早就睡觉了呢!”

    “会嘛?”

    接着,我们都沉默了,又隔了一小会,我听到凌霄在轻轻的唱着,“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空旷的树林,静谧的夏夜,优美的歌声,我身心一阵放松,意识开始模糊。

    左良举着手机,愤怒的向我砸来,手机一下子磕到了我的头上,瞬间天旋地转!我突然惊醒,发现天已经亮了,凌霄,却不在身边。我站起身,发现身上的衣物已经因为地气潮湿,阴湿了大片,心里不由的暗暗心疼。

    四处望去,不见凌霄。“凌霄!”我大声喊去,大山里回荡着一连串的回音“凌霄,凌霄,凌霄,凌霄,凌霄...”我安静下来,侧着耳朵去听,没有回应。接着又大叫,“凌霄,你在哪里?”“凌霄,你在哪里?凌霄,你在哪里?凌霄,你在哪里?凌霄,你在哪里?凌霄,你在哪里哇?”

    我一愣,哪里哇?哇?!我疑心自己听错了,试探着喊了一声,“嘿!”马上,回音响起,“嘿!嘿!嘿!嘿!嘿哈!”

    卧槽,我心里一抖,大声说,“凌霄你大爷!别在那里吓唬我!快点出来,我要生气了!”一连串回音响起,我在心里暗数,第一遍,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诶,怎么少了一遍?阿西吧!果然是凌霄在作怪!我马上转身走到行李箱那里,抓起衣服就往箱子里塞,一边大叫,“凌霄,我生气了!这一点也不好笑知道嘛?你不出来,老娘不伺候了,回家!”

    其实,我就是吓唬一下凌霄,这里连个手机信号都没有,我靠自己的力量与其说是回家,不如说是直接喂了野兽回老家靠谱了。这时,我身后传来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我心里暗笑,小样的,怕了吧?然后就故意不看她,假装生气的继续收拾行李。没想到隔了一会,身后的脚步声竟然停了。一阵松针的味道飘过来,我心里一紧,左良?

    左良就站在我的对面,阳光的残影照在他的脸上,使得整个人仿佛在发光。十几天不见,他,一切如故。有一瞬间,我甚至想把那些欺骗与背叛统统扔掉,只想扑向他的怀里大哭一场。“墨墨。”左良轻轻唤我,嘴角扬起微笑。

    我眼角不由的湿了,抬起手就给左良甩了一巴掌!清脆的一声啪,发出了一阵回响。左良站在原地,保持着一个预备拥抱的姿势,傻在那里。

    “墨...墨”,他含糊的说道。我抓起行李箱,艰难的往反方向走去,眼泪如泉涌,可是声音很坚决,“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滚!”

    左良在我身后追来,“你不想听我解释么?”“并不想!”“你这女人!”接着我就觉得头部被什么重重的一击,好疼!一股温热瞬间模糊了视线。朦胧之中,我看到凌霄出现在左良的身后,眼窝里赫然长着两个瞳孔!

    “墨墨!醒醒!”一阵剧烈的摇晃,我张开双眼,发现凌霄俯身看着我的脸。她的脸离我的脸特别近,我可以清晰看到她美瞳上的细细花纹,不由惊跳起来。

    凌霄长吁了一口气,“我的天老爷,你做梦真吓人啊,像要杀人一样大喊大叫的。等我们回去了,可得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说着,她指着地上小小的一堆山梨果子,“来一个?”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是梦么?可是,为什么额头,隐隐的痛。随手抓起一只梨子,咬了一口,竟然出奇的又甜又多汁。我问她哪里来的啊,她傲娇的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小山坡,那里竟然是一小片梨园。昨晚太黑,竟然没有发现!现在看见了梨子,竟然觉得空气里也混着淡淡的梨香。

    我笑着跑着来到梨树下,黄橙橙的梨子圆润饱满,在阳光照射下分外好看。我轻轻托起一只梨,沉甸甸的。

    “偷梨呐?”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在我前方响起,我抬起头去看他的脸,可是他在背光处,脸部看不清楚。倒是阳光突然刺过来,我瞬间眼前一黑。连忙用手搭棚,遮住了太阳。

    “不问自取,是偷!”那个声音似乎走进了些,但是语气也严肃了些。

    “那个...对不起,我们以为这是野果树...”

    凌霄也跑过来,“我们迷路了,实在又饿又渴的,不然赔你钱可好?”

    那个声音噗嗤一下,“这又不是我家的。你们猜对了,就是野山梨。”

    我突然想揍他,就看到一只稚嫩的小手拿着一个硕大的梨子,递给了我,“喏,这个甜!”我发现,这是一个可能五岁都不到的小男孩。穿着亚麻色的短裤背心,一只手举着那只梨,一只手拿着根小树枝。大大的眼睛此刻正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瞬间有点被萌到了,伸手接过他手中的梨,摸着他的头,“小朋友,你怎么自己在这里???”

    “我么,在放牛。”他后退一步,躲过了我摸头的手,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小树枝,威风堂堂的样子。

    凌霄左右看了一圈,谑笑道,“你的牛呢?”

    小男孩无所谓的摊摊手,“丢了,不过我正在找。”

    我突然想到既然他在这放牛,一定是离家不远的地方,那我和凌霄岂不是有救了!只要找到人家,让凌霄给老家打个电话,她的家人一定会来接我们的!嘿,这倒霉的野营,终于将要结束了!

    于是,我对小孩说道,“你能帮姐姐一个忙吗?姐姐迷路了,能带姐姐去有人家的地方吗?”

    那个小男孩似乎眼睛一亮,用手指着我脖子上戴的那条项链,“那你得把那个给我。”

    我用手摸了一下,是啊,戴着太久都忘记了它的存在了。我解开项链,放在小孩手心,“现在,它是你的了。”凌霄马上伸手去抢,可是小孩很机灵,立刻合拢手掌,背在身后。凌霄急的跳脚,“你怎么就随便送人了,那个不是...”我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使她镇静下来,“人都不在了,还要那个干嘛用。”凌霄叹了口气,收拾了一下行李,就让小孩子前面带路。

    凌霄问,“小孩你叫什么???”

    小孩拿着小树枝,头也不回,“二伢。”

    “二,牙?这是什么名字?是说你大板牙特别大的意思么?”凌霄大笑。

    二伢站住脚,回头看了凌霄一眼,太阳的光把他的双眼折射出了丝丝红色,一闪即逝。他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转过身继续前进。不知走了多久,太阳的光已经收敛了好多,我们只是麻木的看着二伢依旧活力十足的在我们前面五米左右的距离蹦蹦跳跳。终于,凌霄忍不住了。

    “二伢,我怎么觉得不对劲,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有看到人家?你不会是骗我们吧?”

    二伢嘴角抽动了一下,“怎么会啊大姐姐,我每天在这放牛的,不会迷路的呢。”

    “那你告诉我,你的牛呢?”凌霄已经生气了。

    二伢突然委屈的放声大哭起来,豆大的泪珠一颗颗滑落,“不是一开始就说牛丢了么?”

    “牛丢了,你都不着急找,就随随便便的给我们带路?回家你妈不揍你???”

    我看着二伢可怜,连忙伸手擦去他脸上的泪水,一边安慰,“别哭别哭,那个姐姐就是太累了,心情不好,她...”刚说到这里,我擦着他脸颊的手,突然觉得手感毛毛的,怎么说呢,不像是接触皮肤的感觉,倒像是,嗯...皮毛的触感!再仔细看去,发觉流过眼泪的地方,皮肤像融化了一样,露出了里面的白色的绒毛!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免费A片在线网站大全,2020精品国产自在自线,巨波乳霸在线永久免费